手机
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科普> 【“常识”辟谣纪委会】是“仪式感”,还是“作”?

【“常识”辟谣纪委会】是“仪式感”,还是“作”?

查字典心理网-科普 2017-04-27 阅读数:153

【“常识”辟谣纪委会】是“仪式感”,还是“作”?

弗洛伊德说,仪式是一种白日梦。

生活不能没有一点仪式感。看广东人吃饭就知道,一桌人坐下来,先行礼如仪地洗一洗碗筷,然后在别人倒茶倒酒时手指敲桌子表示“满上”或“谢谢”,对方也客客气气地说上一句“不用客气”。

这种仪式,开启享受。有了它们,才能好整以暇地等待开饭。

还有一种仪式,却令人难受。除了仪式感本身,它不带来任何东西。

在这种仪式感里,不认真对待生活的人,都是罪大恶极的。他们很少读书,偏偏喜爱引用佩索阿的一句话:“你不喜欢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哪怕现实只有苟且,他们也深信:只要有仪式感,就能把日子过成诗。

仪式感杀死阅读

不少公众号有这样的习惯,在文章开头放上“全文共XXXX字,阅读需要N分钟”的提示,还贴心地提炼出文章的主旨和要点,一一给读者列出。有读者表示,这样可以方便读者分配阅读时间。

阅读这件事,顿时就有了仪式感,仿佛变成了每天排期表里的一部分,必须严丝合缝地安排妥当,“太长不看”。著名老司机、科技评论作者阑夕吐槽说,这种贴士是向功利屈服的表现,读篇文章都要事先计算需要耗费自己多长时间,这该是多么造作呀,你是巴菲特吗?

你不是巴菲特,你甚至连中产都算不上,但你有仪式感——似乎凭着仪式感,就足以让人在无聊的生活中,找到一点严肃的意义。

国家博物馆讲解员袁硕最近爆红,他在一席上的讲座“进击的智人”已经刷屏朋友圈好几天。然而他的讲座视频全长38分钟,不看视频看文字,也有近10000字,要是在文章开头注明“全文共10000字,阅读需要40分钟”,恐怕得吓退不少人。等到别人告诉你这篇文章有多好,你再回头去看,已经少了一分发现知识新大陆的惊喜。

仪式感正在杀死阅读。

广州珠江新城的图书馆,那座极具风格的现代化建筑,变成了亲子一日游的景点。太古汇的方所书店,打扮精致的姑娘倚在外文图书的书架前,对着镜头嫣然一笑,然后花半小时把照片P好,咻一声发到社交网络……

“读书会”也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不必沐浴更衣那么麻烦,但也必须有一个静谧的环境,桌上摆着鲜花、糕点和特调饮料,闻一闻花香,吃一口甜点,抿一口茶饮,再闭目冥想五分钟……

终于开始读书了,还是得有仪式感。正襟危坐,低声默念,时而缓缓闭目,再缓缓睁开,要给人感觉很enjoy,在闭目期间有所感悟。阅读不只是思辨的,读书后的激辩有失体面,要让阅读在文明的仪式中达到目的——修身养性。

仪式感披着一副中产的皮囊

仪式的原意是郑重,是“使某一天和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个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在《小王子》中,狐狸接受小王子的驯化,但要求小王子满足它的要求:用每天四点到达的“仪式”表达小王子对诺言的尊重,对友谊的珍惜。

人类通过仪式表达庄重感,珍惜生命中罕有的美好。成人礼、毕业礼、婚礼、生日宴会……种种仪式,不一而足。然而,在新的语境下,仪式已经异化成耗时、耗力、耗钱的非必要动作。工作和学习本是日常,仪式感太重,就有了“作”的嫌疑。

进入社交网络时代以来,人们的自我展示从没消停过。文青群体曾被人批评“虚荣逆流成河”,对一切流行的形式欲罢不能。仪式感的虚伪已经泛滥成了大江大海,制造出一个新的群体——伪中产。他们是一群被营销号承包三观的人,其人生追求无非三点:必须有趣,用心生活,讲究品位。有没有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人感觉你有钱,有钱得来又很会享受生活。

帆布袋、平底球鞋等文青装备已经不流行了,这些外壳都要变成赫本同款小黑裙或成功人士标配Armani公文包。星巴克已经沦为街边货,伪中产们熟知城中最火的网红店——通常都有高级的设备,必不可少的是纯白色墙面。特斯拉虽然买不起,但是可以到专卖店试驾一下,似模似样地问一下价钱。

伪中产对“个人营销学”信手拈来,在朋友圈混得风生水起。上级见了,啧啧称赞他们正能量满满;下级见了,暗暗羡慕他们有情趣,懂生活。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年轻人在仪式感的幻觉中,才能找到对抗“小确丧”的方法,那就是每天早上一顿精心摆盘、然后拍照发到朋友圈的西式早餐。

仪式感正在远离生活本身

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仪式感”,弹出来的网页是各式各样的鸡汤文。比如这一段:

“电影《蒂凡尼的早餐》里,赫本扮演的霍莉穿着小黑裙,站在橱窗边优雅的喝着咖啡的样子,美极了。我想这也是很多女孩子都渴望的一种状态吧。这诗意一般的情节,其实应该就是一种仪式感吧!”

但生活的常态是,霍莉们都不修边幅地穿着睡衣,美妙的赫本和蒂凡尼橱窗还在梦里。

素雅的环境,高雅的打扮,优雅的动作……只要有这几样必备的仪式感元素,还有一个肯蹲下来以45°给你拍照的对象,就能把日子过成诗。请问,你考虑过“诗”的感受吗?

叔本华早就说过,人之所以活得苦闷,一是物质匮乏,二是精神空虚。当一个人无法反求诸己,就会对活得光鲜有谜一般的执着。他们热爱浮于表面的仪式,孜孜不倦地从别人的艳羡目光里汲取生命的养分。

缺了仪式感,就活不下去。弗洛伊德认为,仪式是一种白日梦,一种保留逻辑盔甲的幻想形式。仪式产生于人们头脑中图景的向外投射,然后认同这些投射出来的图景。废青用仪式感赶跑“不想工作”的想法,伪中产则用仪式感粉饰精神空虚或物质匮乏。二者都在自我麻醉,饮鸩止渴。

仪式感很重要,它让我们记住了人生的某些时刻,那些因仪式而诞生的温暖记忆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营养。如果把日常的琐碎变成故弄玄虚的仪式,把本该内化的个人体验变成炫耀的资本,人就像珊瑚附在礁石上那样,只能依附在坚硬生活的表面。

作者简介:微信公众号:新周刊(new-weekly)原创文章。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本文经新周刊公众号授权发布。

时代如此面瘫,生活怎能没态度?

新周刊丨new-weekly

【“常识”辟谣纪委会】是“仪式感”,还是“作”?
关注新周刊猛戳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