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婚恋>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查字典心理网-婚恋 2017-04-27 阅读数:322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楚俏是个80后离异女人。

她丈夫没有出轨,挣钱能力也杠杠的。离婚的理由是,丈夫是个十足工作狂,将所有时间倾注在工作上,忽视她的情感需求。她认为他不爱她,不能陪她聊天,不能陪她旅行,不能陪她看话剧,不懂她的心思,俩人缺少共同语言,所以离婚了。

有人认为她作,可是她说:口红和包包我都能自己挣,我不需要他给我买,那么,他努力挣钱对于我来说不是核心竞争力,我离婚有什么错?

离婚后,楚俏自己一边努力奋斗,一边提升自我,越活越年轻。虽然已到三十六岁,单身,但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很舒适,事业、远方和诗意都可兼得,这是她想要的生活。至于婚姻,可有可无。

但父母亲朋好友们却是着急得不得了,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父母更是不赞成她不婚的观念,他们像皇上皇后替太子选妃样劳心劳力,发动三姑六婆使出无数招数替她挑男人。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o亲戚们认为,既然要结婚,当然家庭条件要好,有房有车是首选。

o父母的观点和亲戚们的观点不一样,他们觉得无房无车无所谓,甚至有过婚史的男人也能接受,但一点,文化程度不能太低,毕竟女儿是博士生毕业,好歹也要本科生吧。

o然而,对于楚俏自己来说,她之所以离婚,就是因为上一届男人刻板,不解风情,不懂她,她希望找一个懂她下一届男人能懂她。

全家人挑来挑去,大半年过去,转眼又到年底却未找到合适的下一届男人。

好男人都去哪儿了?被更优秀的女人收藏了?还是供需失衡了?

1 中国男人果真「配不上」中国女人?

每个看《新白娘子传奇》的女孩,成年之后,都会觉得许仙配不上白蛇。

时代让女性不断进化,思维方式不断迭代更新。新女性,不但独立、自尊、自强,还能在家庭和社会角色游刃有余,女性自我绽放的空间不再局限于家庭那一亩三分地,而是变得像男人那样宽广。

白蛇修炼成精、洗尽铅华嫁为人妇,她漂亮、神通广大,为救相公敢到仙山盗灵芝,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搁现代就是妖艳贱货,是踩着细高跟在职场上上天入地,穿着小白鞋在生活中游刃有余的「都市白领」、「中产精英」、「新时代女性」。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而许仙呢,懦弱无能、自私、大男子主义,他上辈子积了大德,娶了神仙般的女人做老婆。搁现代,女人普遍认为,许仙连女朋友都找不到,更别说找白蛇这个女神一样的女人。

然而在许仙这样的男人看来,你修炼千年又如何,你深懂生活美学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羡慕人间平凡的女子的命运,要把嫁人生子当做最终的宿命,要恪守传统妇道。

但如今像楚俏这样坚持单身的中国女孩越来越多,黄金剩女也是一箩筐。

很多女孩儿坚持:我宁愿快乐地剩着,也不要拖着一个不成材的男人,丑得快一点,老得也快一点。

那中国男人有这么怂吗?中国女人是因为没得挑而剩下?

中国男人是怎么"不好"?那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呢?

当大多数女人被问到这个问题,会吐槽说:虽然我不需要男人养我,但我希望他能对我说"养我啊"这类美丽的情话,当然他虽然没办法保持青葱岁月的容颜,但是得保持身材。那种有中年秃顶、油光满面,肚子大得像怀孕的进化意向的男人,还是靠边站吧。

一个人的穿着谈吐,会表明他内心的修养。一个人的身材,会预告他接下来的人生走向。

而女人,天生敏感,她会捕捉到这些信息,然后规避这些潜在的问题。

事实上,在过去的文化里,没有情感满足和审美修身这些要求,五零后,六零后,乃至到更早的远古时代,男人们的职责是打猎觅食养家,解决温饱问题。对于那些不勤修觅食本领,整天讨女人欢心的男人,当时的人们包括女人会认为他油腔滑调不务正业。

然而时代在快速发展,观念也在快速迭代。

在资源稀缺、物质匮乏的时代,男人保护家人的安全,提供生命资源,对女人来说就是最大吸引力。但现代社会的女人,自己学会了打猎,并且有的本领比男人更胜一筹,她们有的还是部落或部队领导,比如花木兰。

现代社会花木兰这样的女子,她不再依靠男人生存,她们对男人的情感标准也提升了。她开始欣赏男人多元的属性,比如貌美如花,比如风情,比如对艺术的品读,比如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但显然,在这个标准下,多数男人会PASS掉,他们不符合也没有意识到进化后的情感标准。他们还停留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意识里。

而很多女人和其家庭,就如楚俏以及家人,他们的综合心声是--到哪去找一个温柔多金、智识酣畅、身形俊朗且爱你如一的男人?

2 爱的需要提升了,爱的方法却依然缺失

女人们总是自我安慰说:好男人是水中月、雾里花,可遇而不可求的。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当我们聚会时,我们吐槽十多年前的风中少年,埋怨他们为什么走着走着就变形了呢?他们大腹便便,发际线变高,抽烟喝酒吹牛,比拼的不是生活本身,而是挣钱能力。而挣钱能力比拼的背后,则是女人往上扑的概率比。

而女人们,似乎个个都活成了女金刚,再忙再累,压力再大,家庭生活再琐屑,女人们也不会放弃对内心世界的探索,拼命雕琢一种「不食人间烟火气」的优雅。这或许就是性别使然。

但同样,女人们也会以这个标准去要求身边的男性。希望男性不仅能挣钱买房,不但爱她们,还提供精神滋养。埋怨他们下班后除了葛优躺,不再去健身旅行提高自我逼格。

中国女人对男人的要求提高了,但是在表达爱的方式上却没有提升。她们是矛盾体,拥有双重标准,一方面要求男人给予很多很多爱,很多很多理解,但自己能给男人什么,她们并不清楚也没有要求。

中国大街上有一道独特的风景,就是男人帮女人拎包。这是中国的绅士风度,但在西方男士看来,像拎包这类女人力所能及的事,男人去代劳,就是对女人的贬低和不尊重。

可是,在中国女人看来,一个男人主动帮女人拎包,这是爱她的表现。看看,狗子队们对杨幂与刘恺威婚姻捕风捉影的证据,很多时候,就是没有牵手,没有帮拎包。

这就是中国女性或者说中国社会对于男性的双重标准。

但作为男人,他们关于爱的自我表达却是缺失的,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有这个需求。

一方面,他们木讷,对于自己的情感需求不明觉厉。

一方面,他们强势,我是男人,我为什么要像个女人那样娘?

然而,作为一个社会个体,尤其是在婚姻情感中,他们是有存在感需求的。他们内心渴望自己在家庭是一个参与者,是一个男主人,能有权威,能说得上话做得了事。这是他们内心的家庭价值感。

但当下的许多八零后家庭,大多数家庭当孩子出生后,父母或岳父母,来家里帮看孩子。这个时候家里谁做主?要么就是联合执政了,要么就是父母做主了。男人回到家,发现家里人都在围着孩子转,他的中心位置被孩子或老人替代。

这时候,许多男性会"嘴硬"说不重要,但内心却觉得被边缘化。他们掩饰自己的脆弱需要,掩饰情感表达,让别人忽视他的真实感受,自己也逼迫自己忽视掉。时间久了,他们就对婚姻生出厌倦来,于是滋生出轨或沉迷工作或沉迷游戏这些事端来。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这个时候,这届女性就不满了。她们会认为这届男人是甩手掌柜,自私,没有家庭责任感,或不修边幅,不思进取沉迷于游戏,或不关心家事,不关心女人内心的需求而沉迷于工作。

然而,尽管女人唠叨,但这届男人依然不知道如何回应女性的情感需要。一方面他们觉得女人好烦,另一方面男权社会的男性之恋,让他们潜意识认为自己满足女性要求才是个男人,所以他们不会拒绝女性需求,即使拒绝了会内疚。

他们逼着自己像个男人,要兼顾传统社会对男性角色的设定和期待,要承担对原生家庭负有的责任,硬实力都修炼得不够硬,软实力更无暇顾及。

这一类男人,一心想要成为一个男人,因为狼狈不堪反而成为不了男人,他们只能像小孩一样模仿当男人。

96年邝美云跟吕良伟结婚,俊男美女配一脸的婚礼轰动香港,但最后却以闪电离婚惨淡收场。离婚十多年后,吕良伟出了本自传,声称自己没想结婚的,但因为邝美云跟媒体发布了消息,作为男人不能悔婚这才逼上梁山。

"报纸已经登了,这个时候悔婚,我就不能称之为男人了。"

好吧。如果是真男人,离婚后还会出书黑前妻吗?这或许就是个内心狭隘的小男孩。

邝美云闺密替她打抱不平,她向港媒爆料反击,说吕良伟常向邝美云打探她银行存款有多少,暗示吕是为钱而结婚。

不过从吕良伟的角度看,或许他只是刚结婚就因金融风暴遭遇人生最大危机,同时在婚姻里她又得装着像个大男人,要有大男人的面子,哪里好意思说借钱,当然更没有心思经营婚姻,于是双方摩擦不断,最后婚姻经营惨淡。

吕良伟一心想当个大男人,却在小男人的路上越走越远,这是后话。而邝美云至今单身,过着自由自在的五亿富婆生活,成为许多人羡慕的对象。

除了模仿男人,另一类男人则干脆拒绝做一个成人,永远不思进取,永远就做一个小孩,停滞在少年期,或者试图让自己的世界变成游戏的世界,回避成年人的世界。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这个巨婴样的男人,细细思量,我们身边有一堆,他们的表现是这样的:

公公婆婆在忙家务,媳妇在忙孩子,老公在看球赛;

媳妇上班不在家,婆婆在忙孩子,老公在家葛优躺;

媳妇在忙家务,忙孩子,老公在玩手机。

归根到底,停滞在少年期的男人,是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完成分离和个体化的男人。

所谓分离和个体化,就是和原生家庭分离,追求自我。

少年到青年的最大区别,简言之是三十而立,三十岁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擅长什么?人生的三观基本确定。

但中国男性,三观普遍没有定型,他们要么假装自己是青年,要么永远停留在少年时代。所以,他们要么沉迷游戏,要么拼命追求工作的意义,以弥补内心空虚的自我价值感。

这两种人的自我都是空虚的,装满社会价值观,却缺少自我,沉迷于满足他人需求,却缺少自己的声音。

3 男权社会里「不懂爱」的女性

越来越多的女人逐渐认同像邝美云这样单身到老依然可以很快乐的状态。这是价值观随着时代变化的拓宽,她们开始接受这样一种观点:人生不止一种标准答案。

当然,更多数的女人是爱的要求提升了,但底色却停留在传统男权社会。

八零后这一代的底色是,从小我们就被父母教育,要自立自强有骨气,呼呼地出了一波又一波女汉子。但是等到出社会择偶的时候,听到的舆论声音却是:我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泣,也不在自行车上微笑。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父母亲戚们这时的教条是:不说有房有车,但房子是要有的。房价蹭蹭往上涨,没有房子嫁女儿不是让女儿受罪吗?

我自己是八零后,深感我们这一代成长,缺少螺旋式的过渡,时代跳跃式的突进,让我们的自我成长断层。而在六零后父母那一代的社会变革也是突进式的,六零后没有解决的冲突,留给八零后的我们去解决。

很多父母在事业上不成功,有疑惑,把希望放在孩子身上,让孩子修复他们的痛苦,完成他们没有完成的事业。我们则过度认同焦虑的父母,导致我们活得过度焦虑,在物欲的社会过早成熟化。

读书时代拼命考证书,毕业打拼靠房子车子寻求价值感。男人要么逃到工作或游戏里,女人则逃到婚姻里。

我认识很多的已婚女性,都把自己的精神寄托放在了孩子身上,她们回归小孩,在小孩的身上投入少女的期待,期盼播种美好的情感。而老公则更像是一张长期饭票。

但即使是长期饭票,女人也会嫌弃其太过平庸,太过普通,她们唠叨抱怨,怨恨这届男人不行,只恨缺少复盘机会。

4 如果这一届男人不行,说明这一届女人也出现了问题

电影《遗愿清单》,两位奥斯卡级别的老戏骨杰克·尼克尔森和摩根·弗里曼,演绎了两个患了癌症晚期病人的故事。

面对癌症为他们带来的"死刑",他们从过往的生活轨迹里停下来,在脱轨的人生河流里,他们的小船路过山川,行过峡谷,征服过激流涌跌的大海。最终,小船的路越走越宽,终于驶到了一望无际的,平静的,没有一点星光的湖面。

这时以往的岁月被无限折叠,人生的虚无感被无限放大。

有一位富翁,接到医院诊断书,说他还有五十天时间,就会死亡。

虽然后来被证实是医院误诊,但这位富翁却借这个契机停下对财富的拼命追逐。

他说:如果没有强迫我停下来的状态,我是停不下来的人。但这件事让我思考,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缺乏什么?我拥有的是我想要的吗?

同样,出轨,生病,事业出现问题,这些都是停下来的契机。

对于女人来说,当一个男人伤害我们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停下来的机会。与其拼命寻找那个比我们自己还懂自己的人,还不如停下来倾听自我。

这是个好男人断供的时代?

那个比我们自己还懂我们的人,或许只有上帝知道再哪里。我们大可不必为了这个人的缺失迷茫,生气,甚至愤怒。

终其一生,真正听懂我们想要什么的,还是自己。所以,女人,停下来倾听自己的心声。

倾听,我们就会发现,这个男人也许并不是不够好,也许是我们没有创造让男人变好的机会;但也许这个男人足够坏,而我们自己却像拽着一根救命稻草般不肯放弃跟这个足够坏的男人一起生活。

停下来就会发现,过往的我们,演绎过多少荒谬和可笑,我们也会认识到--自己才是人生的主角,人生的责任是我们

自己承担。

因此,别人的爱是我们创造出来的,不是别人给我们的。

如果这一届男人不行,说明这一届女人也出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