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健康> 我们的不幸感从何而来

我们的不幸感从何而来

查字典心理网-健康 2017-04-27 阅读数:128


「为什么我无法获得幸福呢?」,来谈者的提问和「我为什么不幸?」

乍看之下,两者是同样一个问题,实际上是两个不同方向的问题。

小江:看见幸福,但幸福很远

在咨询经验里,前者通常有一个幸福的蓝图,好比来谈者小江,他学生时代谈过两个对象,工作之后又谈了一个。第一个女朋友谈了六年没结婚,之后两个都不到两年,最后也无疾而终。

对他来说,幸福的蓝图是拥有自己的家庭。

「你想要的家庭有哪些特征呢?」

「要有一个爱我的老婆,一个孩子。嗯……可能还要一间房……」

小江能说出一个雏型,就像一位不太善于绘画,但脑海中有画面的学生。

即使在小江说得貌似很具体的部份,也不表示那就是他要的。他确实想要一个家庭,但他对家庭成员的概念是模糊的,尤其是那位爱他的老婆,他只求这个,而这来自于过去感情中的失落。

工作的成就感,能让小江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拥有一个家,但工作的成就感无法化为爱情方面的自信心,他在爱情中很渺小,其实不相信自己有资格去挑选未来的伴侣。

所以为了实现他想要的幸福,他更加努力工作,而这转移了他在爱情上的不自信,产生了「工作信心」转移为「爱情信心」的错觉。

这就好比一位学生数学不好,国文好。每当数学题做不下去,他就把时间挪去读国文。表面上他读书的时间维持着,但实际上当中做数学的比重不高,以至于数学分数还是拉不起来。

小江在问「自己要什么」的问题上,他逐渐的剥离出两个自我认知不清的部份,一个是「获得幸福的手段」,一个是「幸福的轮廓」。他相信自己能得到。

重新确立咨询目标后,我和小江一起进入如何重新认识爱情,建立对爱情真实信念的路上。

晓丰:只见不幸,不见幸福

晓丰是一位职业撰稿人,用独特的观点和品味,为万千读者剖析电影的内涵,尤其是那些非主流的片子,他能讲得很生动,生动到你彷佛能感受到更多电影没有说出来的故事。

流淌在焦虑、忧郁、不安、烦躁和随时可能情绪大爆发的电影,无法带给人快乐,而晓丰就靠「贩卖」这种不快乐维生。

晓丰陷入看不见幸福的乌云里,当他陈述「我为什么不幸」的经历和想法,他谈的是自己遭受的各种挫折和困难。好像他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迷宫中,迷宫满是各种陷阱,他是白老鼠,而这个迷宫没有出口,也没有奖励,生活毫无希望,而他在这个毫无希望的日子里头,逐渐把自己生活的意义消耗殆尽。

另一方面,我问晓丰,当你看那些描绘负面和忧伤情绪的电影,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排遣它们带给你的冲击。

晓丰告诉我:「排遣不了,这就是我的诅咒。」

我接着问:「对谈中,有时我觉得你其实对自己的能力,某方面是享受的,势能带给你成就感的,因为这些能力让你觉得自己独一无二,是吗?」

晓丰忧郁的表情中露出一抹笑容,他是独一无二的,在一个很高的位置睥睨着庸俗的世人。

「这样一位高高在上的人,为什么要来做心理咨询?」这是我和晓丰在咨询中摸索着的一个问题。

刚开始他寻求心理咨询是因为失眠,然后他通过酗酒来助眠,可是酗酒降低了他的写作动力,对健康也产生了不良的影响,社交上也很能管控自己的情绪。

随后我们共同面对晓丰内在对于人性的不信任,在他看来,那些人性中最坏的部份都是真的,而好的部份则经不起考验。可是当他仇视他人的同时,他也在诅咒自己。当他抬高自己的时候,他只是想表达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

就像在说自己更能经受考验,但他又痛快的享受自己把那些人性黑暗面说出来的快感,那类型的文章能引发很多共鸣,因为读者能通过他表达对人生的各种不满。

「所以你觉得人多是虚伪的吗?」我问。

「对,每个人都是虚伪的。我虚伪,你也虚伪。」晓丰说。

几次会谈,我才明白,晓丰所谓的「不幸」是指人天生的劣根性,而他也是人,所以他也遗传了人都有的劣根性,这使他「注定」无法获得幸福。

我问他:「你遗传了劣根性的想法从何得来?」

刚开始晓丰说是医学读物,或跟我分享科学研究。直到后来,他谈起打他小时就在外头花天酒地的父亲,以及经常在他面前数落「男人就是好色」、「你那个叔叔借钱从来不还,他就是个天生的废物」种种不是的母亲。加上过去在上班族生活期间,在公司看到的政治斗争,都让他开始走进一个人的壳里。

幸福需要不幸让位

面对两种不同的幸福观,咨询中的走向也不同。

有时我们对自己的信念认知不清,有时我们不相信我们最直接的感受。前者会使我们在人生的茫茫大海迷路,后者则使我们将自己推离幸福的轨道。

两者背后同样的是,对于自我的真实感受,以及相信自己真实感受的忧伤被埋藏起来了。小江想着幸福,以为只要想着幸福就不会忧伤,忧伤还是冒出头来。晓丰想着不幸,但貌似洞悉一切却无法带给他安定的力量,他活在为自己,为他人的忧伤之中,并且不相信自己能够走出来。

当我们渴望幸福,我们渴望走出来。

好比小江希望从前女有的阴影中走出来,从过去感情的挫折中走出来。晓丰希望从对人性的不信任走出来,让内在回归和谐,相信良善与爱情。但他们都把字我的这个部份,这个让他们忧伤的部份隐藏起来,好像忧伤不存在。

当我们假装忧伤不存在,忧伤就不会离开。

忧伤不离开,幸福就没有位置留下。

譬如晓丰,他睡不好的根源,是因为他的信念受到外在力量的冲击。他喜欢上了一位编辑,那位编辑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晓丰光是想象跟这位编辑在一起,就觉得人生很美好,每次跟她交谈都很愉快。可是当他继续写各种人性本恶的言论,他自我的信念产生了冲突,只因他想开始相信人的良善,以及幸福的美好。

一段美好的邂逅,唤起的不只是对爱的快乐,还包括潜藏的忧伤,而忧伤长期都是他活下去的力量,他生活的信念。但这个信念必须让位,让位给对人性良善的信任,正如把忧伤让位给幸福。

————The End————

原文标题:允许忧伤

题图来源:123RF.com.cn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