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健康> 为什么女生在一起喜欢讨论肥胖?

为什么女生在一起喜欢讨论肥胖?

查字典心理网-健康 2017-04-26 阅读数:197

为什么女生在一起喜欢讨论肥胖?

“啊,我觉得我最近胖了”

“哪有,你都那么瘦了,我才是又胖了”

“好伤心,我要减肥了”

“你不用减,我才需要减肥。。。。。。”

女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物种,当她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聊天的话题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从流行的鞋子、包包,到当红的老干部、小鲜肉,以及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话题。但是就是在这么一个天南海北的谈话圈里,有一个主题可以说是成了聊天的必备法器,那便是体重问题。

事实上,由于女孩子们对体重和胖瘦的关注程度如此之高,有学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对此做了专门的科学研究。早在1994年,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大学(theUniversityofArizona)的人类学家Nichter和Vuckovic就对当时美国来自各个不同族群的年轻女孩们(包括白人,黑人,拉丁裔等)进行了访谈,了解她们平时的饮食习惯以及对自己体型外貌的看法。

研究发现,无论是在哪个群体或是何种年龄段,这些姑娘都倾向于用一些消极的字眼去描述自己的身体和外貌。因此,针对这种女性群体之间关注于胖瘦美丑一类的谈话现象,他们给出了一个专有名词:肥胖谈论(FatTalking)。

女生说自己胖,她们真的认为自己胖吗?

Nichter认为,在现代社会,身体不满(bodydissatisfaction)实质上已经成了某种规范化的东西。这就是说,当女人们在谈话过程中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贬低的时候(比如“我好胖”、“最近又长肉了”之类),其实是她们在潜意识里认同了某种社会规范,即通过自我贬低(self-degrade)能帮助她们更好的融入某一群体。

女性通常会倾向于表现出友好和带有同意含义的举动,以此在团体谈话中突出同周围成员的相似性或者认同性。从这个角度出发,女性聚在一起谈话的时候,其实蕴含了“要营造一种团体之间的和谐”以及“保证和成员之间的谈话情绪是积极的”努力在里面。

因此,女性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抱怨,可以在很多时候都在团体中起到一种适应和调节的作用。

Nichter在后来的研究中进一步发现,在一些女孩的眼中,当她们参加聚会有人开始抱怨自己的身体时,如果她们自身保持沉默,这种沉默可能就会让其他人认为,她们觉得自己是非常完美的,甚至被曲解成一种夸耀自己的表现,所以她们也会开始同周遭的人一样抱怨自己的身体。

也就是说,她们的抱怨,并不是真的觉得自己很胖或者不好看,而只是一种表达谦虚的行为,是一种社交方式。

只有女生才会有“肥胖谈论”的现象吗?

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UniversityofWisconsin–Milwaukee)传播系的两名学者KathrynDindia和MikeAllen在1992年对自我表露(Self-Disclosure)的两性差异进行过元分析(Meta-Analysis)。

当时他们选择了四个数据库,以关键词为“自我表露”和“性别差异”进行搜索,得到205个相关的独立实验,所有实验的参与者加起来将近两万四千名。以这些资料为基础,再经过提炼、概括、总结,他们发现:

相比男性,女性的确会在群体交往中更多的表露自己,而这也就为女性在谈话中将自己的身体不满放到台面上来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加拿大心理学家SidneyMarshallJourard认为,从性别角色的不同来看,“男性角色“要求男人们坚强,客观,努力奋斗,冷静以及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等。因此,在整个男性角色的自我建构的过程中,它不会允许男人们对其他人,来承认或者揭露自己的整个的内心感受,无论是从宽度还是从深度上。

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说男性就和“肥胖谈论“完全隔绝了,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性别角色的差异和自我表露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决定性的,而是受到很多不同因素的影响。

美国信息学家LouisB.Rosenfeld指出,目标人物以及身上的一些关键特征,比如吸引力,年龄,性别,包括周遭的环境,比如和周围人的亲密程度,组织的结构化程度等,都会成为潜在的干扰变量。

而来自加利福尼亚惠蒂尔学院(WhittierCollege)的心理学教授CharlesT.Hill和DonaldE.Stull更是提出了在这其中的五个潜在干扰因素:

1.情景因素,包括谈话的主题,目标的性别,以及同周遭人之间的关系。

2.对性别角色的态度。

3.同性别角色的一致性。

4.性别角色的规范程度。

5.自我表露的测量方式和标准。

在肥胖谈论中,真的是自我贬低的女性更容易让人喜欢吗?

来自美国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AppalachianStateUniversity)心理学系的研究人员指出,一名女性让人喜爱的程度会受到她对自身描述的影响。如果她遵守这种在谈话中对身体进行自我贬低的社会规范,那么她就会比那些不遵守这种规范的女性更容易受到他人的认同和喜爱。

然而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认为随着传媒的迅速发展,大众对于身体的认同和接受度也在不断的提高。女性在谈话中对于她们的身体的看法的表达也开始有了显著的变化,即从自我贬低(self-degrade)开始向自我接受(self-acceptance)转变。比如,她们已经倾向于在聊天中去比较积极的谈论自己的身体。甚至,对于这些自我接受程度较高的女性来说,她们已经不会太认同那些依旧在进行自我贬低的同性。

实质上,这也是对传统的“肥胖谈论”的规范的一个巨大的挑战。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于女性的身体认同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如在前段时间,维密天使的一则平面广告就引起了很多市民的抵制。

“画面中的那些曼妙的身材是普通人难以达到的!”

“难道只有达到了这样的标准才是好身材吗?”

“不要再摧残我们的姑娘了!”

可见,随着社会公众对女性独立性和主体性价值的强调,那些传统的对于女性体重和身体的看法也在发生着改变。

参考文献:

1.Dindia,K.,&Allen,M.(1992).Sexdifferencesinself-disclosure:ameta-analysis.PsychologicalBulletin,112(1),106-24.

2.Rosenfeld,L.B.(1979).>>>self‐disclosureavoidance:whyiamafraidtotellyouwhoiam.CommunicationMonographs,46(1),63-74.

3.Hill,C.T.,&Stull,D.E.(1987).Genderandself-disclosure.81-100.

4.Nichter,M.(2000).Fattalk.Cambridge,MA:HarvardUniversityPress.

5.Britton,L.E.,Martz,D.M.,Bazzini,D.G.,Curtin,L.A.,&Leashomb,A.(2006).Fattalkandself-presentationofbodyimage:isthereasocialnormforwomentoself-degrade?.BodyImage,3(3),247-54.

6.Nichter,M.,&Vuckovic,N.(1994).Fattalk.InN.Sault(Ed.),Manymirrors:Bodyimageandsocialrelations(pp.109–131).NewBrunswick,NJ:RutgersUniversityPress.

7.Tucker,K.L.,Martz,D.M.,Curtin,L.A.,&Bazzini,D.G.(2007).Examining“fattalk”experimentallyinafemaledyad:howarewomeninfluencedbyanotherwoman'sbodypresentationstyle?.BodyImage,4(2),157-64.

8.Tompkins,K.B.,Martz,D.M.,Rocheleau,C.A.,&Bazzini,D.G.(2009).Sociallikeability,conformity,andbodytalk:doesfattalkhaveanormativerivalinfemalebodyimageconversations?.BodyImage,6(4),292-8.

————The End————

作者简介

社会学了没:构建社会人自己的公社,传播社会常识, 分享社会学点滴,发出社会人自己的声音. 特色:三好社员(好分享、好参与、好反思) 口号:今天,你社会学了没?

题图来源:123RF

责任编辑:Yusu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