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健康> 女人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犯贱责怪自己?

女人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犯贱责怪自己?

查字典心理网-健康 2017-04-27 阅读数:223

女人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犯贱责怪自己?

The deeper that sorrow carves into your being the more joy you can contain.

Is not the cup that holds your wine the very cup that was burned in the potter’s oven?

—Kahlil Gibran, The prophet

悲伤越深地刻入你的存在,你获得的喜悦就越多。

那个装着你美酒的杯子不正是在火炉里被火焰灼烧过的杯子吗?

— Kahlil Gibran, The prophet (Joy翻译版本,如有不当敬请原谅)

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位读者妹妹给我的留言,她这样写道(以下内容已经征得她同意被写出来):“这么晚了,不得已还是想向你说一说心事。被这件事情困扰很久了。给男生发qq消息,两三天了,陆续发了10多条,他没有一条回复。但我依然自顾自向他诉说。我们曾经尝试做恋人,最后因为不合适做了朋友。我不懂明明这样做让自己很伤心很绝望,为什么要一遍遍体验这种感觉呢?为什么不把这份感情寄托给别人呢?”

这位亲爱的妹妹,以下这篇文章算是对你做的一个回应(注意是回应而不是回答),如果你是我的来访者,我一定好好跟你坐下来聊天,也不会告诉你任何所谓的“解决方案”,因为你是自己生命的专家,你最有资源也最有力量去消融自己生命中的困惑,我只会是这段探索旅途中跟随你一起的伙伴。但现在我们不是在做咨询,所以我只可能尝试着回应你,而我的回应很有可能跟你的困惑并不契合,如果是这样,也请你原谅。

我想你大概在给我发这条留言的时候就已经很责备自己了对吗?-为什么我还要一遍遍发信息给他?为什么我就不能潇洒地去找别人?或许你已经在心里骂自己很多遍了“我太犯贱了,我太傻了,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灵魂总会遇到它的黑夜,喜欢一个已经不再喜欢自己的人,便是其中的一个。尼采曾经说过:“你必须学习聆听心灵地下室里面野狗的狂吠之声,才会变得更加智慧。”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学习一下,如何聆听来自心灵地下室里野狗的狂吠声,然后拥有一颗柔软而勇敢的心。

我学不会对自己温柔,因为我害怕那让我软弱

这个世界总有很多特别残忍的地方。我们会在生命中经历一系列的丧失:失去曾经的恋人,失去伴侣,失去父母或者自己的孩子,失去青春,失去自己的工作,失去重要的朋友,失去年轻的容貌,失去健康,或者是在某段特别艰难的岁月中失去对生活的热爱。

而我们可能从小便学会了要“坚强”。这个坚强是词的含义是如此的复杂,以至于现在提起它来,我都会觉得也许它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词汇。如果说坚强对你来说意味着悲伤的时候不留眼泪,在难过的时候独自承担,在受伤的时候否认自己心里的痛,在被人羞耻的时候也反过来让对方羞耻(彼此的语言暴力),那么你可能真的错过自己内心的很多声音。

你之所以不肯聆听自己,也许是因为你害怕一旦你开始聆听自己,你就会变得“软弱”。你希望自己可以强大到不再受伤,你希望你的心可以坚硬到刀枪不入,可是亲爱的你忘了:当你用层层壁垒为自己的心筑起坚实的城堡时,你不仅仅挡住了悲伤和难过,也同样挡住了喜悦和快乐。

我记得去年在团体里,有位姑娘说她想参加小组是因为她想让自己变得强大。后来我才渐渐地了解到,原来她口中的强大,是希望自己不再为丈夫出轨并且拒不承认的行为感到受伤,学会怎样离开他。

说实话听到她故事的那一刻我感到心酸:她该是受了怎样的伤,才如此迫切的想要自己“坚强”起来?那拒绝被留下的眼泪,是否都在暗夜里流到了灵魂的最深处,默默啃噬着本来柔软的心灵,知道它学会筑起高墙,挡住悲伤,也挡住幸福?

可是她忘记的一点是:我们越是对自己充满批判,不断责备和自我谴责自己的“懦弱”,比如“为什么丈夫背叛了我,我还这么没有出息的留在他身边”,我们越是让自己没有力量。这个时候我们的内心就像是分裂成了两个角色,一个是已经非常受伤了的孩子,另一个是谴责和批判她的家长。在这个孩子难过哭泣时,家长没有去拥抱或者安慰她,反而是责骂她说:“你怎么这么犯贱?这样的男人如果我是你,我早就选择离开了,你难道没有一点自尊心吗?”

结果这个受伤的孩子被家长骂完之后变得更加难过了,她更加觉得自己很差劲并且无可救药,更加找不到走出来的力量。这就是自我谴责造就的恶性循环。

女人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犯贱责怪自己?

对自己慈悲并不会让你软弱,而是让你拥有一颗柔软而勇敢的心

我想邀请你想象一下下面的这个场景:你是一个14岁情窦初开的少女,有一天中午你发现那个你已经默默喜欢了2个月的班上男同学竟然跟你的同桌有说有笑的手拉着手走在校园里,你的世界在那一刻崩塌了:原来他喜欢的是我的同桌而不是我。

你的自我价值感急剧下降,整个下午你都觉得太不起头来,觉得没有人爱你,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成绩不够好或者不够漂亮而不值得被爱(毕竟你同桌看起来比你美),觉得自己已经被全世界抛弃。这个时候你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来对比一下妈妈的以下两种回应分别会给你什么样的感受:

版本一:“那个男生学习都还没有你好吧?别难过了,为了这样的男生有什么好难过的,以后你肯定会找到更好的。来,宝贝,别哭了,如果这点小事都让你如此难过的话,那么以后你真的失恋的时候不会难过死了。我们要变得坚强,这样的男生不值得你为他难过。”

“再说,你现在应该是以学业为重的时候,不要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等你这次期末考试考砸了,到时候才有你哭的。”

版本二:“天啊,宝贝,快跟妈妈说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嗯,我明白了,你一定很难过对不对?明明以为他有喜欢的人是你,结果却发现他跟你的同桌在一起,这件事情太突然了,打击太大了。宝贝你要是想哭的话就哭一会,有妈妈在我们可以尽情的哭一会。”

“现在你哭得差不多了,妈妈想告诉你,妈妈也曾经喜欢过不喜欢自己的男生,这真的没有什么丢人的。每个人的一生中,在遇到有缘走在一起的人之前,都会遇到一些错的人。你现在肯定觉得难过极了,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好,但是我想告诉你,宝贝,你真的已经够好了,他不喜欢你,仅仅是因为你们不合适。你有权利难过,妈妈也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度过难过。其实喜欢一个人本身就是特别勇敢而且有力量的一件事情,一个软弱的人,是不敢主动喜欢别人的。妈妈想告诉你,容许自己悲伤,爱会让你脆弱,但也正因为如此,爱才是最需要勇气的事情,而你,已经够勇敢了。”

好吧,我承认我已经被自己想象出的第二个版本的妈妈打动了。我知道也许你会告诉我:可是我妈妈就是第一个版本的妈妈啊!但是宝贝,现在你已经长大了,是时候你做自己的父母了。请你扪心自问一下,如果刚刚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在内心会怎样跟自己对话呢?你的语气会更像第一个妈妈,还是更像第二个妈妈?

美国的心理学教授Kristin Neef在她的著作[Self-compassion]中提出了自我慈悲(Self-compassion)这个概念。用最俗气的话说,自我慈悲就是像对待你的初恋那样温柔的对待自己(好吧,我可能有点点夸张)。

随着岁月的沉积,我们的心墙可能开始被层层筑起,男人们变得更“爷们儿”了,女人们变得更“铿锵”了。可是当我们真的静下来聆听自己的时候,会发现这些个“坚强”,充满着我们对自己的评判,充满着我们对自己“消极情绪”的不容许,也充满着我们对自己的残忍和不温柔。很多我们说给自己听的话,我们绝不会对我们爱的人说,因为它们太冷酷太无情了。

最终你发现,自我慈悲才需要更大的勇气,它需要我们遇到自己的难过时放下自我谴责的冲动,跟自己的难过在一起;它需要我们勇敢地承认自己的受伤,勇敢地拥抱自己的脆弱而不是逃避或者去攻击别人;它需要我们勇敢地活在当下,感受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这颗柔软而勇敢的心,是否在你的胸腔里跳动着?

女人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犯贱责怪自己?

学会自我慈悲:生命的长夜里,我愿温柔地对待自己

Kristin Neef在她的理论中提出自我慈悲的3个部分:

1. 自我友善(self-kindness):当我们经受痛苦,失败或者觉得自己“不够好”时,温暖的对待自己并且尝试着理解自己,而不是忽略我们的痛苦或者是自我谴责。

我想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需要改变跟自己的对话方式,尝试着就像自己最好的朋友那样跟自己对话。或者用我的话说,像对待你初恋那样对待自己。那份爱可能是小心翼翼的,在开口之前都会尝试着从对方的角度去了解和理解,然后用最温暖的字眼去共情和陪伴。亲爱的,你有这样的能力对待别人,也同样有这样能力来对待自己。

我个人最喜欢的方式就是写情书给自己,每当我觉得无比脆弱时,我会写一封情书给自己,把所有那一刻我最想听到的话说给自己听。并且那些最能拨动我心弦或者抚慰我的句子,我平时就会记录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比如当我觉得自己很受伤,想要像乌龟一样缩在自己的壳里或者像刺猬一样竖起自己刺攻击别人的时候,我可能会想起Pema Chodron下面的这段话:“When you begin to touch your heart or let your heart be touched, you begin to discover that it’s bottomless, that it doesn’t have any resolution, that this heart is huge, vast, and limitless. You begin to discover how much warmth and gentleness is there, as well as how much space.”

(当你开始去触碰自己的心灵或者让你的心灵被触碰时,你开始发现它深不见底,它并没有任何解决方案,它是如此的巨大,广袤并且没有局限。你开始发现在哪里有多少的温暖和温柔,还有多少的空间。)

当我们对自己友善,我们的心门就不会关闭。我们就能学着在眼泪中温柔而勇敢的面对世界。Let your heart be touched,让你的心被触碰,不管这个人是你自己还是别人。

2. 共同的人性(Common humanity):我们意识到,苦难和对自己感到不足是我们作为人类共享的一部分,是一个我们都会经历的而不是唯独发生在“我”身上的经历。

其实我更喜欢Brene Brown的说法:共享的人性(shared humanity)。作为一名咨询师,我一直记得欧文亚隆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转述):不管对方讲述的经历是多么地另人觉得难堪,卑劣甚至残忍,如果你真的愿意到自己的灵魂深处看一看,总能找到一个类似的经历给他连接。这就是我们共享的人性。

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不可以被理解的,因为我们共享着所有的人性。每当我企图要评判别人的时候,我总是提醒自己:我并不知道他故事的全貌,而根据我的经验,当我知道了他整个的人生脉络时,并且真真切切地把自己放在他的位置去感受时,我将完全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就是我们共享的人性。

其实我们对自己也是一样。没有什么事情是因为我们人格里独有的缺陷而发生的,它们都只是人类脆弱的一部分。当我意识到我并不是“怪胎”也并不是什么有缺陷的人时,我就多了一份对自己的理解。所以我会在自己难过的时候告诉自己:亲爱的你不是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好或者你不值得被爱,你会感到脆弱或者无助,仅仅因为你是人类的一个成员,仅仅因为你勇敢到愿意去体验和拥抱自己的脆弱。

3. 正念(Mindfulness): 对于所谓的“消极情绪”采取一个平衡的态度,既不压抑它也不夸张它。我们不可能忽略自己的情绪,同时还对它慈悲。正念是提醒我们活在当下,不过分认同我们的想法和感受从而不让自己被这些情绪淹没。

我想正念是提醒我们活在此时此刻的最好方式。如果你有需要,可以登录app荔枝电台,搜索“我爱积极心理学”电台,在那里我录了很多免费的正念指导语给大家。

回到最开始那位读者妹妹给我的留言。现在不知道我的回应是否在你心中激起了一些涟漪或者给到你任何思考。但是我想告诉你,不用责备自己一遍遍给一个不给自己回应的人留言。我曾经写过50封信给一个并不喜欢我的男生,并且他一封信都没有回。但那就是青春岁月啊,明知道没有回应还要飞蛾扑火的去投入,这个过程本身就会教会我们很多东西-教会我们如何更好的理解自己,如何更好地跟我们的脆弱相处,如何在自我价值感最低的时候仍旧温柔的对待自己,以及如何带着一颗勇敢地心继续去爱(love like you’ve never been hurt)。

生命的长夜里,我愿温柔地对待自己!这是一辈子的功课,而我跟你一样,也是刚刚上路,那么就一起结伴同行吧亲爱的,让我们一起拥有一颗柔软而勇敢的心!

PS: 最近我想更多地跟真实的你在一起,所以如果你有什么困惑,又承担不起咨询费用,可以写信给我的邮箱: joyliu99@163.com,你可以用500字以内的篇幅简单阐述你的困惑,然后我会在文章里给予你回应。我不能保证你发给我的信一定会被我回应,我可能会每周选择一封自己最感兴趣的回应,但是我会仍旧感激你的故事,在心中默默为你的勇敢喝彩。

参考及推荐书籍:

1. Kristin Neef,Self-compassion (我在2012年读完它,受益匪浅,自我慈悲,是要践行一辈子的爱自己的艺术!)

2. Brene Brown, Daring greatly (如果Brene的书我推荐了这么久你都没有读过,那你真的损失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