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婚恋> 你到底该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你到底该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查字典心理网-婚恋 2017-04-27 阅读数:336

你到底该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我想问你一个有点无厘头的问题:你为什么谈恋爱,或者你为什么要结婚?

恋爱和结婚大概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归根结底,你为什么选择跟另一个人发展一段亲密关系?

在很多年里我都扪心自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逃避亲密关系。之间的自己,好像一方面很渴望亲密关系,一方面又对它有很多惧怕。

从前我害怕很多东西:害怕自己的亲密关系像父母那样,缺少觉察和成长,在争吵和彼此折磨的死循环中无法自拔;害怕自己并不值得别人爱,不值得另一个人全心全意的欣赏和爱慕;害怕自己在亲密关系中不断讨好别人,不能做自己甚至根本就没有了自我;害怕生物化学作用的荷尔蒙减退之后,必须去面对彼此最真实的不完美甚至是不堪;害怕关系中的不可预测,两个人成长的方向和步伐不同......

这些恐惧让我近乎无法真正跟任何人建立最亲密的连接,直到我上了大学。大学里的闺蜜们开始闯入我的生活,渐渐的我发现我可以在他们面前放松下来做自己,但是仍旧有我自己都意识不到的,那些我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灵魂阴影,是我没有让她们看到的。

在亲密关系中那个不断被发现的自己

在原来的文章中我就跟亲爱的你讲过,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每当我在跟陌生人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总是瞪大了眼睛问我:「天啊,不会吧?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是不是太优秀把男生都吓走了?」或者如果更大胆一点,他们会问我:「你是不是因为有什么心理问题所以不谈恋爱?」

现在我已经基本不愿意解释什么,如果你问我没男朋友是不是因为「我有病」,我会用最从容的微笑告诉你:「是的,并且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病。」诚如我说的,从前我对亲密关系的感受,更多的是恐惧。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是,虽然我的亲密关系是空白,我的感情经历并不是空白。

在跟我有好感和对我有好感的异性接触的过程中,我仍旧不断的发现自己身上那些让我感到吃惊的部分。

你到底该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很坦诚的说,到目前为止,我对自己最有趣的一个发现就是会把对方「理想化」。我说的理想化是指我会把自己内心的那些美好的特质和灵魂层面的东西,投射到一个我其实还并不了解的人身上,这就是为什么其实对我来说,「喜欢」一个人并不难。

一边在幻想中享受亲密,一边在现实中逃避亲密》这篇文章里,我提到我们的迷恋大多并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喜欢某个人,而是我们把自己的理想化模型投射到了某个人身上,这个人只是我们理想形象的载体,当这些幻想不可避免的破灭时,我们就从「fall in love」的状态变成了「fall out of love」的状态。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很喜欢绘画,咨询和与人建立深刻的连接,那么当我认识了一个法国帅哥,发现他的画让我非常欣赏,而他竟然在30出头的年纪就已经从事了10多年的心理咨询时,我就变得特别兴奋,感觉这个人已经是我的「soul mate」了,但其实我真的又了解他什么?

我想这样的投射好像有一种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他」的愿望。一种自己的自我实现程度还不足够,而看到另一个似乎是比自己更加自我实现的人出现时,心中的宇宙被点燃的感觉。没错,我发现那些曾经被自己「理想化」的人,无一例外的是我投射出去的自己「更加自我实现」时的样子。

现在,通过不断的自我觉察,我好像越来越能更真实地看到自己「理想化」对方的行为,更能放下它们,然后真正跟对方在一起。同时我想更重要的,是我渐渐明白,那个「更加自我实现」的样子,其实需要我自己去完成,我要做的不是在任何人身上把它们投射出去,而是在我自己身上实现。

另一个我对自己的「重大发现」,是我一直以来的自卑和讨好。几年前一位朋友曾经挑衅式地问我:「Joy,你凭什么那么自信?」的确,在我的事业和我的个人能力上我真的很自信,我的自我效能感很高,因为几乎任何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我的确都可以做得很好。但是正像我自己曾经说的,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好一件事情和相信自己值得被爱,并不是一回事。

我发现从前的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好像总是不能「做自己」。当我并不赞同对方的观点时,我很难表述自己的观点,因为很害怕不同的观点会给我们的关系带来冲突,或者他觉得我的观点很蠢;当我觉得受伤时,不敢表达自己的难过,甚至在责备自己为什么这么「玻璃心」;当我感到愤怒时,可能更多时候我会压抑自己,因为我好怕在表达完愤怒之后我们的关系会结束……

所以只要这段关系可以「维系」下去,那个在关系中的自己可以不被我照顾到,不被我看到;只要这段关系「在向前发展」,我都可以不表达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牺牲自己的时间去满足对方的需要,甚至让对方告诉我「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

后面我发现在亲密关系中的「不能做自己」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因为如果我们不做自己,那么即使对方表达着对我们的爱,我们真的能相信对方爱的是我们吗?还是说我们心里清楚,他/她爱的只是我们精心维护的一个形象?我记得我的一个来访者跟我说,不能做自己就是明明是一个逗比的她,在男朋友面前却变成了「深沉狗」,因为害怕自己不够有「深度」,害怕对方认为自己「太作」或者情绪化。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做自己,冒着不被喜欢的风险,跟我害怕被拒绝的恐惧在一起,然后如实地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包括我曾经秘密的内心对话,公开给对方。

类似的发现我还能举出好多好多。我能感觉到亲密关系是自己灵魂的一面镜子,当我在其中不断觉察到「意外」的自己,像探险一样看到之前看不到的自己的部分,不管是阴暗还是力量。我对所有这些发现都充满感激,虽然有的时候它们的确让我痛苦,但我得到的更多是令人无比振奋的成长和一次次充满能量的发现。

你到底要讲一个怎样的爱情故事?

说到了这里,亲爱的你,如果你想要一段亲密关系,那么你想讲一个怎样的爱情故事呢?

你知道你是这个故事的共同作者之一(因为还有另一个人跟你一起写),你的故事只有你自己能写,那么你曾经写过的爱情故事,是不是你最想要的?此刻你在书写着的爱情故事,是不是你最想要的?如果你想要书写一个让自己喜悦幸福的爱情故事,你又想怎么写?

亲爱的你可以在留言板上写下你自己的版本。

你到底该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此刻,我想告诉你,如果我写了怎样的一个爱情故事,到了我生命的尽头,我会觉得自己无怨无悔。

·无法预料的自然流动和生成

这是我能想到的故事中最美好的部分。亲密关系就像是一场即兴双人舞,我不知道下一步彼此会跳出怎样的舞姿,但是这种流动又非常微妙:因为一旦彼此的舞步开始僵化,开始带着自己的预设前行,两个人就陷入到一种固定的舞姿中无法自拔。

这种无法预料,或者说一直在进化中的爱情,其实需要我不断觉察自己灵魂新的层面,永远对自己和跟我共舞的人有好奇。同时,我需要放下任何「我的爱情该是什么样子」的预设和期待,全然的跟每个当下的对方在一起。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一旦我的心中开始有「应该」两个字,我就绝对不可能真正跟他在一起。

·勇敢而温柔地做自己

勇敢是说我不再害怕被抛弃或者被评判,我们跟彼此在一起的时间里都在做自己,能够表达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能够做内心深处最想做的事情,能够不证明自己,也不取悦对方

但这种做自己也是温柔的,它的温柔是说我在表达自己哪怕是最真实的负面想法和感受时,都可以同时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用我所知道的最照顾他感受的方式表达(这个我还在学习中);温柔同时是说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时,也把他拉进来,邀请他用喜欢的方式参与我的生活。

·深深地看到彼此,也拥抱那些局限和平凡

穿越人生的悲欢离合,穿越隐匿在心灵深处的无意义感,不可避免的孤独和死亡的恐惧,我看到他的力量,就像我看到他的脆弱一样;他看到我的笑容,就像他看到我的眼泪一样。

·互为彼此的父母,也做自己的父母,并且成为支持彼此自我实现的伙伴

我想在这样一段爱情中,我们可以在彼此需要的时候,灵活的扮演彼此的孩子或者是彼此的父母。同时我们彼此心中都住着属于自己的父母,那个可以照顾我们的父母。我想也因为我能够照顾自己,我能够充分的支持他的自主,因为我在自我实现着,所以我全心全意的支持他去自我实现,而不是阻止他的成长,他也一样。

这是我想到的一个爱情故事的样子,我也终于做好准备开始「写故事」了。

因为现在当我想到亲密关系,我想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坦然和自在,

因为我好像终于明白我可以不断觉察自己,看到自己,我可以不用重复父母的相处模式,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模式跟对方相处;

终于在内心深处生发出对自己的尊重和爱,终于开始相信自己尽管不完美,却仍旧值得被人深深爱着;

终于可以在恐惧中仍旧做自己,把最真实的自己袒露在我爱的人面前,如实的分享我的感受和想法,不在感到卑微时讨好对方,也不在感到受伤时攻击对方;

终于可以愿意去看到和接纳彼此的阴暗,只要我们都勇敢的面对自己,我可以跟不完美共舞;

终于全心全意的自我实现着,并且愿意陪伴对方的自我实现,我不再害怕他的成长跟我不一致,因为我充许他的自主,也愿意面对差异。

那么亲爱的,你想写一个怎样的爱情故事呢?

——THE END——

原题:你到底要讲一个什么样的爱情故事?

加入属于你的积极心理学社区!
你到底该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繁荣成长工作坊(FlourishingParty)

责任编辑:晨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