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心理网> 健康> 不与投射相认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不与投射相认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查字典心理网-健康 2017-04-27 阅读数:256

不与投射相认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冬日的傍晚,我在家附近的小道散步,这是一条林荫路,人迹较稀,路边,一个年轻人倒地而眠,两条腿在马路上,人却倒在马路牙子上,身边散落着行李箱和水桶衣架,周围的人有路过直接无视的,也有远远观望的,毕竟在这样一个天色黯黑的傍晚,扶与不扶,帮助与不帮助,也是每个人心中的一道难题?

我也觉得忐忑,一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疑惑,另一种是怕真出了事的担忧?思忖之下,我决定问问附近的人,是否有警察?我想警察的到来或者可以处理。当我发出这样的声音的时候,年轻人迅速从地上立起,坐好,歇息片刻随后准备离开。看着他无恙,我也就放心。而转身的刹那,却传来年轻人对我的谩骂,污浊的言语在夜空中分外突兀,大致意思是我是个下贱之极的人,管的甚宽,居然还敢叫警察。

忽然觉得非常奇怪,或者,他误会我了,我只是想警察来帮助他,并不是要警察来管理他甚至是捉拿他?而他对我的理解明显是恶意的。假如以往的话,或者我也会愤怒,嫌他不知好歹,但是日益平静的我,也就淡淡的过去了。我想,假如和他去较真对骂的话,或者又是一次投射性认同的完成。无疑,在这个年轻人过往的经历中,大家对他的关注都是不怀好意居心叵测,并且有监督与惩罚的意味,他将过往的感受投射到了我身上,如果我纠缠,无疑是认同了他的判断,对他对我都没有什么实际的价值。走开放下或者是最好的处理方案,当然这其中还有一种息事宁人。

说到这,我很想谈谈,在精神分析《客体关系学派》中重要的概念——投射性认同,简单来说——投射性认同是诱导他人以一种限定的方式来作出反应的人际行为模式。个体将自己的一部分(坏的,或者理想的部分)以投射幻想的形式,放置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并设法从内部控制那个人;然后,当事人竭力让接受者(投射性幻想的对象)采取与他所幻想相一致的行为;再后,接受者对投射者的“竭力”诱导行为采取反应,这时,接受者要么与当事人所幻想的行为一致,从而陷入当事者的圈套;要么接受者没有中套,即对当事者的行为不予理睬,这时投射认同失败。

投射性认同有坏有好,比如可爱的孩子总能得到正面的反馈,从而人生越来越精彩,而充满敌意的孩子,却总是得到负性的反馈,从而人生越来越低谷,甚至导致心理疾病。

在我们接受精神分析训练当中,老师一直在对我们强调投射性认同会有两个步骤,一个是个体投射出去,另一个步骤是,被投射者接受之后,以个体预想的方式返回自身,得以确认,这才完成了一次完整的认同。

不与投射相认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假如说理论太过空洞枯燥的话,我想以我幼年的经历为例子,来加以阐述。在我小的时候,一直被认为是一个脾气执拗暴躁易怒的孩子,当我以这样的方式,在人际交往中把信号传递出去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回馈给我同样的信息,久而久之,我不愿意过多的辩解,或者逐渐减少了与别人的接触。因为我投射出去的那部分,被大家极好的认同了,同时又返回到我自身,在我身上贴上了“娇娇小姐暴躁易怒”这样的标签。

而实际上,我内心是不甘的,因为,我真正的感受你们并不知道,我的暴躁易怒只是——因为面对父母糟糕的关系当中无能为力的焦灼,以及自己的痛苦未能被理解镜映,所产生的自恋式暴怒。而面对大家的反馈,作为一个年幼无法完美表达自己的孩子更是百口莫辩。假如我一直这样被别人对待的话,我想,我是无法活到今天的,恰如许多最后走上反社会人格道路亦或是走上自我毁灭的人一样,在无人理解的绝望中采用极端的方式对待他人与社会。

但是只有一个人,我的祖母,从来不认同我,她总是认为我是善良的好的孩子,也就因为祖母对我投射出去的愤怒的不认同,给我内心种下了一颗种子,期待着总有光明来到的一日。所以后来即使遭遇许多的人生困境,我想着总会有希望的。

而这个秘密直到我在接受个人体验的某个片段中,才被揭示出来,我的咨询师问我,你遭遇了那么多困难,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放弃?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祖母,我说,我内心曾经有一种感觉,我不是这么糟糕这么坏的,我也曾被温暖相待过,我想,只要我努力,我一定能够把这个感觉找回来。

当然,后来帮我找到这个感觉的是我的咨询师(又名个人体验师),或者我投射出去的是愤怒、控制、敌意,而咨询师一直不接我的这些招,慢慢地,我的那些被负面情绪所沙化的情感荒漠,也慢慢地也开始渗出清泉,长出小草,开出花儿,渐成绿洲。因为经历了这个过程,于是我也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咨询师,去帮助那些处于情感荒漠中的人们,帮他们完成一次和以往不同的投射性认同。

其实在文学作品中,我们也经常看到一些经典的情节,代表着坏的投射性认同的终止。比如金庸的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裘千仞,作恶多端,众人所恨,他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恶狠狠的坏人,凶神恶煞。但是只有一灯大师不认同他,一次次的度化他,即使是在收他为徒的过程中,被辱骂甚至拳脚相加,却不恼不怒,最终,裘千仞终于终止了自己向外坏的投射,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成为人们心中的一段美好期许与理想图景。而在佛家中有名的对子 “世间有人打我、骂我、辱我、欺我、吓我、骗我、谤我、轻我、凌辱我、非笑我,以及不堪我,如何处之乎?”“只是忍他、教他、畏他、避他、让他、谦逊他、莫睬他、一味由他、不要理他”。这也是对终结坏的投射性认同最好的诠释。